快眼看书 > 网游小说 > 两球成名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曾经走过的路
    今天看到室友特难受的样子,我就问怎么了?

    室友说:我觉得内裤有点扎人。

    纠结了半天要不要告诉他是寝室大哥拿他的内裤擦毛桃了。

    想法统一,劲就能往一处使,办法得当,实力就能往120%发挥。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员们虽然身背枪手之名,拥有华丽绰号,可实际上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仍然强迫自己用繁复细腻的传切配合撕开对手防线,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或许也就是因为意识到穷途末路的危机了,他们才肯放下身段,用以前所不耻的方式,把赌注押在这样一个争议人物身上。

    结果会怎样?

    下半场比赛一开始,还有人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五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忘了更衣室发生的一切。

    他们的眼里只有黑白相间的精灵,在夜晚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们的心中只有那个黑头发黄皮肤的战士,在对手的阵地中来回冲杀。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比分还没有被改写,嘘声就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嘹亮的歌声。

    是的,用什么样态度在比赛,不管内行还是外行,只要认真在看,没有人感受不到。

    尤墨不是超人,进球也不是手到擒来的小把戏,即使集中了所有人的力量,他依然可能会不断碰壁。可是紧跟着他的步伐前进时,所有人都觉得心安,即使比分改写不了,比赛就此结束,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任何遗憾。

    因为自己的所有努力,都能被他看到,被他拿来,被他放大,给他们看,给对手看,给所有人看!

    他们仿佛一群在茫茫大海上迷途的水手一般,遥远的灯塔就是唯一的方向,只要亮着,希望不灭!

    下半场65分钟之后,比赛平衡被彻底打破。

    虽然已经2:0领先了很久很久,但加拉塔萨雷斯一直没敢放松,尤其是下半场对手骤然提高攻防节奏后,所有人心中的弦顿时绷的越来越紧。到了这个时间段,上半场过于兴奋的表现成了体能危机的源头,在对手潮水般的攻势下渐渐泛滥成灾。

    阿森纳的攻势并不犀利,细腻程度也达不到顶尖水平,如果没有那个禁区中人海战术都淹没不了的家伙,土耳其劲旅坚持到完场并无多大问题。

    可惜,天,道,酬,勤!

    比赛第68分钟,一次普普通通的角球机会。

    帕洛尔把球小心翼翼地摆好,后退三步,站定,抬头。

    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尤墨那184的个头一点也不显眼。

    如果把准备罚角球的英格兰人换成永贝里的话,多半会用更曲折的方式来为目标中的家伙创造更好的破门机会。后点摆渡,前点后蹭,外围远射,这些方式都能有效避免身陷重围的家伙施展不出本领。

    可惜他不是。

    他的眼中只有唯一的目标在晃动,其它一切都不在视野范围之内!

    仿佛是毕生努力的目标一般,在这一刻燃烧着他的灵魂。

    一步,两步,三步,蹬地,摆腿,命中!

    飞翔的黑白精灵和他一样目不斜视,直奔11码点上那个高高跃起的头顶而去。

    尤墨的起跳偏早,原因到不是判断失误,只是对手的看防太紧,全力冲刺依然不能完摆脱纠缠。于是他只能在皮球还没有飞临时觅得仅有的空当,绕过前面铁塔般的土耳其中卫,去抢一个高度让人惊讶的点。

    落点高度在2.5米以上,除了守门员之外,任何人看起来都无法在这个高度尝试些什么。

    尤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办到。

    落点不仅偏高,而且有些靠后,虽然避免了冲撞守门员的可能,但头球攻门的难度一点也不弱于他的任何一粒进球。

    这场比赛对他而言重要性不可小视,可他的心态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变化。

    所有人选择各自为战,那好,磨炼脚下技术的时候到了。所有人尊他为首,那更好,发挥核武器威力的时候到了。

    上半场那种氛围里,他只是个足球运动员,经历过二十分钟的血雨腥风后,他彻底化身为铁血战士。

    有机会面对这样的挑战,他觉得庆幸。

    以身为饵,为人做嫁衣裳,是智者之举。以身证名,偏向虎山行,是强者之为。他在之前的漫漫征途中已经表现出足够多的包容与智慧,现在是拿出武无第二的时候了!

    于是,望球兴叹的人群中,一道阴影遮住了灯光。

    既然选择更早一步起跳,尤墨自然要把弹跳能力发挥到极致。

    极限冲刺三米多的距离后,强大的惯性带着身体继续前进,左脚踩实地面,右脚向右前方迈出一小步,把所有的力量聚集在脚尖,蹬出!

    接下来,双膝深蹲,力量集中于脚尖与脚掌连接的部位,双臂垂直压低,双手准备上甩,0.5秒之后,骤起!

    奋力弹出后,双脚双手同时发力向上,身体充分舒展,后仰,腰肌绷紧,整个人像一只自在翱翔的苍鹰一般,等待那激动人心的猎物。

    黑白相间的精灵带着风声呼啸而来,原本睥睨一切的它,在属于自己的航线上,被轰然而至的导弹命中!

    仿佛是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一般,淘气的精灵化身为冷血杀手,亮出了獠牙,刺穿了球门前密密麻麻的人网!

    安静。

    有些空旷的海布里球场陷入了让人费解的安静之中,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人都在摇晃着脑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刚才那个高度,只有非人类才能达到吧?

    难道这家伙是踩着一朵看不见的祥云,从另一个世界降临的吗?

    为什么充满暴力的进球,偏偏让人产生极度的美感?

    足足十秒钟之后,嗡嗡的议论声才打破了诡异的沉默,渐渐变大,掌声欢呼声响起,彻底掩盖住球场中央的怒吼声。

    尤墨难得如此兴奋。

    这种兴奋源自骨子里对于挑战的渴望,完成的那一刹那,足以燃烧整个灵魂。

    他这一路走来,始终都在考虑球队的整体性,始终无法充分放开自我,把整座球场当成自己的试验田,去尝试一个又一个挑战。

    重感情的性子让他无法忽略队友的存在,他宁愿把机会留给别人,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目标扼杀了队友的成长空间。

    现在,那些往事已经烟消云散。

    他,在路上了!

    ......

    比赛结束于2:2。

    第79分钟,阿什利*科尔与维尔托德在左路打出精妙配合,由后者带球突入禁区低射破门。

    进球后的法国人没有像上一场那般欣喜若狂,仿佛经历了一场洗礼一般,他只是振臂怒吼了几嗓子,就和抱着球往回跑的队友一起回到了中圈,无比期待地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没有看他。

    尤墨微笑着看了眼对方的球门,听着哨声已响,脚弓一碰就撒开了脚步向前冲去。

    维尔托德心里稍微有些失落。

    他能感受的到,眼前这个无比熟悉的家伙,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了。

    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觉得有种无比宝贵的可能,悄悄地随风而逝,再也寻找不到。

    比赛的最后十分钟阿森纳拥有多次可以改写比分的机会,但很可惜,他们这边老家伙们的体能也到了尽头。

    平时仅仅依靠训练来维持的体能,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激烈到有些残酷的比赛后,身体与精神都已经超负荷运转了。而他们的对手在熬过了体能瓶颈期后稳住了阵脚,把希望寄托在了另一场比赛结果上。

    被打破的平衡渐渐回来,最终把比分保持到了最后一秒。

    土耳其劲旅运气还不错,拉齐奥队最后一场比赛没有放水,客场2:1力克巴黎圣日耳曼队后,他们搭上了欧联杯的末班车。

    阿森纳队在这样一场本来无关紧要的比赛里上下半场判若两人,其中的缘故最终没能保密。

    尤墨依然被温格置于保护阶段,赛后新闻发布会没去,只在混和区里满足了一票记者们的好奇就算完事了。连续进球的维尔托德则没能忍住,在长枪短炮前果断举手投降。

    “......原因其实你们也能猜的到,对,就是他在凯泽斯劳滕时经常会有的惊人之举。”

    “他是个不畏挑战的人,所有看上去困难无比的局面,对他来说都不会有任何心理影响。中场休息时boss虽然没有责怪我们,但所有人都很失望,这毕竟是欧洲冠军联赛,踢成这个样子让人无法原谅。”

    “这样的时候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带领大家继续前进。”

    “我们在第一时间想到了他,最终得到了他的回应。”

    “我很难形容那一刻自己的感受,可能就像一场灾难来临前,有个人驾驶着宇宙飞船降落在大家面前,告诉我们:‘嘿,相信我的话,就一起面对更大的危险吧!’”

    “当然,那只是想象。”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这是属于我的荣耀,但是同样需要你们的努力。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呢?”

    兴奋的记者们仍然在狂轰滥炸,一旁的温格却渐渐丧失了听力。

    法国人已经为足球奋斗了大半辈子,主教练也当了14年之久,漫长的岁月中许许多多如雷贯耳的名字都曾经和他产生过交集。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尤尔根*克林斯曼。

    两人六年前在摩纳哥共事过两年,彼此之间关系非同寻常。

    有着阿尔萨斯文化背景的温格,对于德国人天生就有好感,克林斯曼给他的感觉除了直来直往的性格外,就是极强的侵略性思维。

    即使是与足球不沾边的普通人,在和这类人交流时,都能感受到那份侵略性!

    或许和踢球方式有关,或许和小时候的叛逆有关,金色轰炸机一直在往上蹿升,也一直在飘泊。

    原因很复杂,结果很直接。

    不能长期效力于一支球队,自然无法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时间一晃已经6年过去,那个让他头痛无比的家伙也站在了十字路口。

    更衣室斗殴事件曝光后,阿森纳高层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他作为球队的掌舵人虽然没有缺席,但参与的结果让他心生遗憾。

    以主席皮特*希尔伍德为首的英格兰保守派人物表达了担忧与不满,并且给出了半个赛季的期限,希望能够看到这家伙身上更积极的一面。

    现在更积极的一面展现无疑,但是以那些人的承受能力来看,会不会被以后更让人惊讶的可能给击倒呢?

    这种侵略性思维,是不是最顶尖的家伙们必备的素质呢?

    博格坎普是球场上的艺术家,冰上舞者,但性格上的问题注定了荷兰人只能是核武器一般的存在,球队精神领袖与之无缘。现在随着亚当斯渐渐老去,维埃拉逐渐成长,会不会因为这家伙的存在,而让球队正常的交接班陷入动荡之中?

    .....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温格与维尔托德一起往外走,法国人先勉励了一番弟子,再开口说道:“真没想到啊,你们在更衣室居然召开秘密会议!”

    声音里的笑意明显,维尔托德于是麻着胆子回答道:“没办法啊,赛前大家期望那么高,踢成这副样子实在太丢脸了。”

    “在你看来,球队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温格收了笑容,开口问道。

    “呃,我觉得,觉得他和以前,就是刚来那会,不太一样。”维尔托德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变化的这么快,一时有些卡壳。

    “那会儿大概是不适应吧,现在算是真面目了。”温格没有给对方充足的思考时间,语速很快。

    “呃,大概吧。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和从前不太一样。”维尔托德挠了挠脑袋,不敢转头看主教练。

    “那你说说看,详细一点。”

    “他刚来那会没有什么陌生不适的样子,除了语言不通外,和任何人打交道他都保持了和善友好的态度。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后,他与我们法国人之间的交流变少了,不过我依然能感受的到,他还在尽可能地帮助每一个人。”

    “帮助?每一个人?”

    “是啊,我是第一个吧,后来是永贝里,还有奥维马斯,其它的不太清楚,估计还有。”

    “你的意思是,阿内尔卡的行为让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是对球队失望之后采取的自我保护措施吗?”

    “大概吧,反正我觉得自己可能无法成为他的朋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