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小说 > 御灵世界 > 第四百三十三章:天荒聚六合
    朝堂大殿,气氛沉静。

    乾寰帝好似没有看到别人的反应,自顾道:“梁同甫,你既然代表大梁而来,那你应该很清楚十二连城的事情吧?”

    “十二连城?!十二连城怎么了?还……还请帝君明示!”

    镇南王有些发蒙,完全不明白乾寰帝的意思。

    “怎么?你不知道?”

    乾寰帝不由怔了怔,狐疑的看了看吕丞相,后者连忙道:“大梁镇南王,帝君的意思是,如今各国边境失守,唯有你们大梁边境仍未崩坏……据说是因为一个人,不但力挽狂澜,而且还为十二连城出谋划策,不知你对此事清楚多少?”

    乾寰帝点了点头,表示赞许:“没错没错,吕丞相所说的太对,本帝君就是这个意思,你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是问这个……”

    镇南王暗暗松了口气,随即回禀道:“此事小王的确略知一二,十二连城先前遭遇大规模的兽潮侵袭,本来在劫难逃,但是一个叫云慕的少年横空出世,不但为十二连城修复了十二干支大阵,还将一处遗境中得到了战魂傀儡投放战场,硬是帮十二连城挡住了兽潮……”

    “而后,云慕此人又献计军神府,整合雁荡山脉周围的边城势力,聚集边境游士,释罪矿奴,将散余的兽群引入山脉之中,并且立下功勋榜,鼓励玄者进山狩猎……”

    当下,镇南王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如实相告,不敢有丝毫隐瞒,而且也没有必要隐瞒。

    周围之人听后震惊不已,就连乾寰帝也忍不住想要见见云慕此人。

    认真说来,其实这些计策无非合纵连横,并不见得有多精妙,只是在那种时候、那种情况下,显得恰当好处。而事实也证明,十二连城的确保住了,只要此地不破,大梁就不会有灭国之虞。

    在场的王公大臣,能够立于这朝堂之上,无一不是聪明人,他们自然也能想到如此办法,但是想要克服重重阻碍去完成此事,契机和运气缺一不可,没有大魄力大智慧,定然难以实现……所以他们不得不佩服云慕此人。

    而其他五国使者这时才明白过来,为何乾寰帝独问镇南王大梁古国的情况。毫不夸张的说,以大梁古国现在保存的国力,已经超出其他五国。

    “梁同甫,这少年是何来历?”

    听到乾寰帝询问,镇南王面带难色:“这……这个,小王确实有心打探,可云慕此人来历神秘,十二连城之人闭口不谈,身边又有好几位玄宗同行,而且他……他和酒剑仙大人关系匪浅,小王也不好暗中调查。”

    “酒剑仙!?”

    乾寰帝闻言不由愣住,满朝文武更是惊呼不断。

    能够和酒剑仙扯上关系,哪怕是个平民百姓,亦足以让他们重视万分,更何况对方身边还有玄宗同行。

    这样的人确实不好得罪,否则后果难料。

    乾寰帝忽然好奇道:“镇南王,刚才你说云慕此人是个少年?也就是说,他还不到二十之龄?”

    “应该只有十六七岁……吧?”

    镇南王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不过在他印象中,云慕的年纪绝对不大。

    周围之人面面相觑,脑海中不禁闪过“妖孽”二字!

    ……

    吕丞相似乎想到什么,随即问道:“对了镇南王,刚才你说的战魂傀儡,此物是否能够大量制造?”

    “不能,那些战魂傀儡都是云慕从遗境中带出来的,乃是上古之物,不说我们大梁,顾忌整个南离洲,也没有人能够制造这种东西。”

    镇南王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明白吕丞相的意思。如果战魂傀儡能够大梁制造,古乾王朝恐怕也不会放心大梁的发展,说不定第一个就把他们给灭了。

    吕丞相似乎早有所料,微微颔首,又摇头叹了口气,像是有点可惜。

    顿了顿,镇南王话音一转道:“虽然战魂傀儡无法制造,但是云慕却在遗境中得到了上古战阵之法,还有一套锻体之术,即便是普通士兵,亦能在抵御兽潮的时候发挥强大的作用。”

    说道此处,镇南王颇为自豪。

    乾寰帝目光一闪,嘴角带着几分笑意道:“哦,不知是什么战阵和体术?竟然能够抵挡兽潮侵袭!”

    这下不只周围大臣,就连其他五国也竖起了耳朵。

    镇南王面色一正,随后道:“即便帝君不问,小王也打算将战阵之法和锻体之术献给帝君……”

    “什么!?”

    周围又是一阵惊呼,一个个脸上皆是难以置信之色。

    只见镇南王大义凛然道:“如今兽潮为祸,六国大乱,大梁虽是小国,却也应该当以大局为重……而且,这也云慕的意思。”

    说罢,镇南王将早已准备好的书册呈上,正是云慕传授的战阵之法和锻体之术。

    乾寰帝从侍官手中接过书册,随意翻阅了两下,脸上笑意更浓:“好好好!确实是上古练兵行军之道,果然妙意无穷,而且这锻体之法也不简单,能够增强士兵体魄……大梁能够献上如此宝物,可抵千军万马!当赏,大大的赏!”

    听到乾寰帝之言,周围大臣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能够让乾寰帝龙颜大悦,足以说明这两件东西的价值。

    镇南王同样眉开眼笑,心里踏实了不少。

    这次前来,他一半是为了大梁,一半则是为了自己,所以他本就有此打算。未来有太多不确定的事情,所以他必须为自己谋取一条后路,而战阵之法和锻体之术便是他手中的资本。

    如今看来,镇南王知道自己赌对了。

    ……

    就在众人商谈之际,地面突然颤动,整个皇宫莫名的摇晃起来。

    “老夫王无道,奉天承运,以国师之名宣告天下……古乾王朝聚天荒之力,筑**之阵,以镇压国运,即日起,六国一体,气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天荒**大阵,开!”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皇城上空回荡,延伸至古乾王朝的每一个角落。

    与此同时,六道紫气由六国帝都涌出,化作龙蛇之形,朝着古乾王朝中央汇聚。

    剧烈的颤动过后,六道无形的罡罩将古乾王朝和六国帝都笼罩其中,相辅相连,生生不息。

    朝堂之上,众大臣又惊又喜,隐隐明白了什么,一种强烈的安全感涌上心头,仿佛天塌地陷都不会波及到他们。

    “果然还是成功了么。”

    乾寰帝面无表情,心头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在场之人,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缓缓拉开了序幕,而他们正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