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其他小说 > 月下的恶魔城 > 第二十三章 黑云之谜
    龙血是一剂强效的兴奋剂,至少对于苍真来说,蕴含巨量生命精华的龙血使他精神大振。

    不过,说到底他的身体已经接近透支,还想继续抡起剑跟堂堂最强军神一战,未免过于自大。

    佛力交织的长剑闪耀着璀璨的金光,在佛光的笼罩下,苍真体表的血色都暗淡了几分。

    滋滋滋!

    魔力与佛力相互侵蚀的声音不断响起。

    可相比扩散开来的佛光,帝释天手中的长剑无疑要更加的致命。

    洒落到半空的血液化作一道长箭,摄入苍真的嘴里。他深深一吸,数千米内厮杀中的人类瞬间爆裂开来,血液暴动撕碎了人体,冲向了天空。

    “休想!”

    帝释天立刻看穿了苍真的企图,不由分说地冲上前去,挥手一剑斩向了他。

    猩红之光与金灿之光分别占据了天空的两端,剧烈的碰撞引爆了大气,下一刻冲击波便扩散开来。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就像海啸一样,以势不可挡的架势横扫了四面八方的一切。地表的凹凸被铲平,天上的云朵也被震荡波给扫到了不知何处。

    猩红与金光的交界处,红光正一点点推进,侵蚀着金色的领域。

    就在帝释天挥出的长剑临身前的一刻,苍真伸出了手,抓住了那把剑。

    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抓住了烧红的铁棍,苍真能感觉到手掌的皮肤与肌肉非常短的瞬间就被烧焦了。如果还是人类时期的话,他恐怕已经痛德满地打滚。

    然而,此时苍真却发狠得攥住了那把剑。就在帝释天的身影不由自主得停下时,鲜血从苍真的口中喷出,直接浇了他一脸血。

    “呃啊……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压抑的惨叫从帝释天的喉咙里冒出来,他的脸上简直就像是泼了硫酸一样冒出阵阵青烟,皮肉被侵蚀殆尽,露出皮肉下的森森白骨。坏死的皮肉从脸上剥落,金光覆盖下急速增长的肌肉冒出狰狞的肉芽,蠕动的肉芽布满了帝释天的脸庞,看起来极为骇人。

    “唵!阿暮伽!废鲁者娜!摩诃亩陀罗摩尼!钵头么!入攞!跛罗韈谭野吽!”

    《光明真言》乃是佛门的不传之秘,威力自然是大得惊人。而且还是专门为了灭除一切罪障的真言。

    本来相距的距离便不是很远,甚至可以说就是面对面的距离,帝释天的突然爆发使得苍真完全没有闪躲的余地。

    转瞬间,帝释天化作了一****日,无量光明照耀天地。

    尽管在苍真的游戏当中,一切与太阳有关的恩赐都被压制到了非常低微的限度,但帝释天的海量佛力的加持下,这短暂闪现的光明依旧闪亮夺目。

    “啊!我的眼睛……”

    非常近的距离目睹堪比超新星爆发的亮度,苍真知道他的双眼肯定被光辐射给瞬间烧坏了。

    哪怕双眼失明,片刻的闪光仍然停留在他的脑海里,伴随着从身体所有地方传来的剧痛。不用看,他也知道近距离挨了那么一击,他的身体十有**是快撑不下去了。

    虽说就这么死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复活需要不短的时间,能够避免的话,苍真还是不想那么快倒下。

    “昂昂昂!”

    双目失明,耳中传来的巨龙悲鸣的声音,仍然牵动了苍真的心。

    那是……

    庞然大物坠落的撞击声响起,冲天而起的气流掠过肌肤的感觉无比清晰,苍真知道蕾蒂西亚与耀的战斗快要分出胜负了。

    这样激烈的战争,不光苍真承受压力,其他人面临的挑战也不轻松呢。

    “启动,阿维斯塔,与之相克吧!”

    苍真开启了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虽然没办法对人类观进行反制,但仍旧可以模仿佛门的宇宙观,进而使他减少被佛力克制的效果。

    “帝释天,你变得更加难缠了啊!那么多佛陀舍利加持,居然让你的灵格攀升到二位数等级了。虽然是取巧的办法,但值得夸奖呢。”

    “不过,很可惜呢。你终究没办法解开‘人类最终试炼’。”

    加持了模拟创星图·阿维斯塔的力量,佛力对苍真的克制当即消失了,减少了相克的效果,帝释天给苍真的压力顿时减少许多。

    “破解‘人类最终试炼’的任务还是交给人类的英才去干吧。我要做的,就是为他们争取成长的时间啊!”

    要怎样才能彻底的封印苍真,帝释天在交战中仍然绞尽脑汁思考着。

    趁着交谈的空余,帝释天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天空中遮蔽太阳的诡异黑云,实在是无法联想到什么其他的东西。

    气候因素吗?

    可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恩赐游戏比的永远都不只是力量,在苍真与帝释天厮杀之时,仍然有那么一小批人被保护了起来,远离了战场的范围。他们的责任是尽可能找到破解游戏的办法,其中一人便是用言灵给众人加持后陷入虚弱的久远飞鸟。

    毕竟,这个游戏看起来并不是纯粹比拼武力的样子。

    而且,相比起魔王方面的武力,参赛者们更加难以对付的是根据游戏的规则出现的一系列的异变。

    “太阳活动降低了,还有天上莫名其妙的黑云……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一次的游戏为什么没有进行说明?”

    作为一名参赛者,飞鸟本能得对这次的游戏隐隐感到有问题。

    考虑到“人类最终试炼”的本质,飞鸟尽可能将思考的范围缩小,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可又抓不住感觉。

    “大小姐,noname的金发小哥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一个突然插进脑海的声音打断了飞鸟的思考。

    飞鸟下意识得转过头,金发小哥的身份不言而喻,noname里能够被这么称呼的恐怕只有十六夜一人了。

    他不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昏过去了吗?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特意让人来传话呢?

    种种疑惑流过心头,但飞鸟还是选择听一听传来的话。

    “他说了什么?”

    “那位少年说,那些异变很有可能并不是属于同一个传承,极有可能是虚假的传承。真正的传承应该只有一个,其他的异变并不是关联的。其中的黑云很可能与人类假说的末日‘核冬天’有关。后面还想说点什么,很可惜那时他已经撑不住昏过去了,怎么叫也叫不醒。”

    来人喘着粗气,考虑到现在没有更多的时间给他休息,勉强吸了一口气说,一次性说了出来。

    解开了?

    明明负责破解游戏的她都没能解开,反而是主战人员的十六夜在重伤的时候想到了关键,飞鸟感到有些无地自容。

    不过,这个消息如果是正确的话,与其告诉她,告诉黑兔应该更好吧。

    “这么来看的话,也就是说他也没有把握喽。”

    飞鸟明白十六夜想要告诉她的究竟是什么,也知道她应该去做什么。

    核冬天,对于飞鸟来说,那的确是无法遗忘的可怕回忆。

    刚刚结束了二战没多久的日本,尚且还未从核弹的恐怖阴影里走出来。缓缓升起的蘑菇云,飞鸟有幸见过那份录像,毁灭一切的力量至今还残留在脑海里不曾忘记。

    那家伙的本质会是那样可怕的东西吗?

    人类的终极手段,足以摧毁人类文明的可怕战争利器,那份力量倒是足以成为“人类最终试炼”。

    大脑还在思考,飞鸟的双脚就已经迈开大步奔跑起来。

    提着有些碍事的裙摆,飞鸟大步向外跑去。

    她痛恨自己的无力,虽然她的能力很好的帮助了其他人增强了实力,但正面的战斗根本不是普通女子高中生的她可以插手的。当同伴都在战斗,甚至其中之一的同伴为此身受重创,她却只能躲在安全的地方。

    一想到这,自尊心高傲的飞鸟就不禁有些痛恨自己的无力。

    如果天上的黑云象征的是核爆引起的烟云,那么破解的办法是什么?

    飞鸟努力思考着对核弹为数不多的记忆,她生活的那么年代对核弹的研究还没有那么全面,飞鸟所有的记忆也只有零星的片段。

    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就太难了。

    但飞鸟知道,有一个人一定是知道的。

    那就是——耀!

    来自比十六夜和飞鸟更加久远的未来的耀,一定具有相关的知识。

    必须想办法将十六夜的想法告诉耀才行……

    “黑兔,在哪里?记得好像是被吹飞到这个方向了……”

    少女在残破的大地上奔跑,破裂的地面使得奔跑的难度大大上升,对一般人来说,路面的状态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可惜,飞鸟没有选择的权利,她必须尽快找到黑兔,传达重要的消息。

    相比行动困难的路面,偶尔出现的脱离了战场的恶魔对飞鸟而言要更加危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得避开那些恶魔,才能继续向前探索。

    一块巨大的岩石裂缝里,飞鸟小心得探出脑袋,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刚刚发现的恶魔已经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走远了,还是躲在视线之外的地方。

    继续前进的话,冒的风险会比较大,稍微再等一会,肯定更加安全。

    但是……

    时间的紧要性不需要旁人提醒,飞鸟也一清二楚。

    如果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飞鸟都无法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