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修真小说 > 九阴绝学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神秘公子‘柳恕’!
    “谁说我被吓破胆了?本少爷,也仅是换个衣服而已,……”

    林中微微晃动,而紧接着便从中走出了伊志平与小龙女。

    伊志平的身上,焕然一新,公子装束。而且头发也被梳理了一番,烧焦的头发尽数被剪了去,重新盘在了头顶。而最令众人不解的是,小龙女的面颊羞红的走了出来。

    难道,就在才刚,她与伊志平做过了什么?

    “哼哼!甄师弟,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小龙女宛如天上的仙子,神圣不可侵犯,即便是说上一句话,那都将是一种莫大的罪过。但现在看来,仿佛并不是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荡-妇,……”

    “住嘴,你再如此讲话,休怪我翻脸,……”

    甄志丙怒目赵志敬,愤愤的走了。而赵志敬却在其身后连点道:“这人,这人?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莫不要被人给骗了!”

    赵志敬追了上去,随即众人出发。但是此时,有一个人却并没有跟上去。

    小龙女要赶着马车,而车上还有不少的东西,要运回去。更何况这一次,伊志平心知要九死一生,也不想小龙女的见到。于是给了小龙女五万两银票,他便匆匆而别了。

    这令小龙女,有一种被人养活的感觉。这种滋味很是奇怪,她回去,还要问问孙婆婆,这钱究竟要还是不要。

    然而长话短说,小龙女这一方折返终南山自是不提,却说就在五天后,王成发、伊志平,以及赵志敬、甄志丙等人,却来到了‘定川县’!

    阴冥地宫便在定川县内,但却很少有人知晓。所以王成发等人进了镇子,便要打听一下。

    打听消息,自然是要进酒馆了,在酒馆之中,杂七杂八的消息简直满天飞。

    就好比县官大老爷,在外面包了二-奶了。隔壁村子的王寡妇怀孕了。有或者是村长的儿媳妇怀孕了,而这个孽种,竟然是他公公的。

    而像这些消息,简直是满天飞,即便你不想听,那都不行。

    “诶这是什么地方?你小子得了那么多钱,也不说请我们去大地方,找了这么一个破地方?”

    赵志敬抱怨,蹭吃蹭喝,他还闹起了脾气。

    “诶!这你就不懂了吧?越是这种地方,越能打探到消息,你到那大馆子,进出的都是一些富商、老爷,你等打听出什么?是不是王师兄?”

    伊志平将话头丢给了王成发,他自然频频应是。

    “算了,就这里吧!不过你小子,得让我们吃饱了吧?”

    赵志敬就黑上了伊志平,谁叫你小子白得了那么多银两?

    其实这具体数目,赵志敬并不知道,但他猜测,至少要有几千两银子。

    不过,他没有猜对,伊志平这一次,一共得了五十多万两银子。这要是被赵志敬知道了,还不生生气死了他?

    但是,伊志平没说,将这些钱,尽数背在一个包裹里,就跟没事人一样。

    “小二,捡你们这最好的上,本公子多给银子!”

    “几位道爷,请稍等!马上就来,……”

    一提到钱,那就什么都好使,伊志平一句话的事,七八个伙计,便忙活了起来,捡了两张桌子,靠在了窗口拼在了一起,然后开始上菜,什么叫凉的,什么叫热的,什么山珍,什么海味,那就统统都上来了!

    “堕落了,你们统统的都堕落了,怎么能上荤菜呢?你看看这些肉?这些鱼?真人们时常教导我们说,食之清淡,终日苦修,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赵志敬点指这一桌子菜,那是愤怒不已。

    “对不起赵师弟,我已经不是道士了,这肉我能吃啊!”

    王成发当仁不让,他都吃了十几年荤了,你再让他去吃素,他不习惯。

    “唉呀!赵师兄说得极是,只是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吃一顿断头饭,这不过份吧?”

    伊志平说得凄凄凉凉,竟然将王成发都说得动容了,连忙夹了一个大鸡腿,到伊志平碗里道:“伊师弟,这一次可是委屈你了,倘若救出了小女,日后定然早、中、晚,三炷香!”

    得!王成发的一句话,伊志平是必死无疑了。而就在此时,甄志丙也是轻叹道:“伊师弟,那地宫本来师兄理应随同你前去,但怎奈那人,只要你一人进!没别的说的,师兄既然不能随同你欣然赴死,但这一顿断头饭,师兄陪你吃了!”

    甄志丙慷慨激昂,夹起川白肉就沾上了蒜酱开吃。

    “是啊!我等虽然不能随同伊师弟进入阴冥地宫,但我们可以陪你吃这一顿断头饭啊?来干杯!……”

    卧槽,这帮小道士,不仅吃肉,而且竟然喝起了酒来。

    “堕落!你们真堕落,你们就没救了,……”

    但见如此,赵志敬一边拿着筷子点指,一边穿上了一筷子的川白肉,沾蒜酱,猛吃!

    “赵师兄?你怎么也吃上了?”甄志丙瞟了一眼。

    “废话!你们都堕落了,师兄我如何不跟着堕落?这就叫做两肋插刀,否则日后被真人得知此事,你们还不都说是我打的小报告?另外诸位师兄师弟,说得也很对,志平师弟,也是时日无多了,为兄就陪他吃一顿断头饭,又将如何?”

    “啪!啪!啪!”

    赵志敬此语一出,众人即可鼓掌。心道:尼玛,你真不要脸,什么话都让你给说了,那我们还说什么?吃吧!

    “起垮、起垮!……”

    一堆小道士在那胡吃海喝,看得一众人频频论足。却不想就在这时,一翩翩公子却走了过来,微微一抱拳道:“几位,可是全真弟子?”

    这人开口,轻声轻语,透着那么温文尔雅。

    “嚄?”

    伊志平侧目瞅了一眼,果然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公子,手中持扇,躬身施礼。

    “这位公子是?”王成发也侧目。

    “在下‘柳恕’,久仰全真教大名,特来向几位师兄问候,可否容小可一坐?”

    柳恕果然十分客气。在王成发的示意下,竟然靠着伊志平坐下了。

    别人那,此人都没坐,偏偏就坐在了伊志平的身侧,这令伊志平,道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