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言情小说 > 善终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红烛
    额头贴着额头,穆连潇一瞬不瞬望着杜云萝。

    床幔隔绝了外头的烛光,穆连潇的眼睛在黑暗里依旧看得很清楚。

    他轻轻啄了啄杜云萝的鼻尖,用眼神细细勾勒着她的五官,她的模样。

    杜云萝红唇微启,随着她的呼吸,胭脂香气萦绕他的鼻息之间,很甜,却不腻。

    穆连潇低头去寻她的唇,细细密密的吻,缠绵得叫他片刻不舍离开。

    杜云萝半垂着眼帘,双手搭着穆连潇的双肩,饶是身子使不出什么劲儿来,但她就是觉得踏实。

    言语无法形容的踏实。

    他就在她的身边,只这一点,就让杜云萝无所畏惧。

    使坏一般的,贝齿轻咬穆连潇的下唇。

    穆连潇吃痛,惊讶地抬头看她,却见杜云萝笑了,眉眼弯弯,笑得娇俏可人。

    心中的火,轰然炸开了。

    从前便是想,穆连潇也不能抱她亲她,此刻一尝夙愿,本以为胸中的无名火会消散一些,杜云萝的这番举动却似火上浇油。

    那团火越烧越旺,几乎要将他吞没。

    手掌下滑,沿着身侧来回,最终落到那随着呼吸起伏的胸口。

    刚刚相拥亲吻,隔着一层薄薄的中衣,穆连潇就感受到了此间波澜,如今手掌轻覆,越发觉得旖旎万千,也觉得那层中衣分外碍手碍脚。

    中衣可比凤冠好处理多了。

    穆连潇解开杜云萝的腰带,动作麻利,两人的中衣被扔到了的床尾,他一把拉过锦被,将两人裹得严严实实的。

    被子下的杜云萝又要喘不过气来了。

    堵住她呼吸的双唇已经放开了,正在她胸口流连,带着薄茧的手指拂过起伏的山峰,揉捏挑拨,引得杜云萝忍不住扭着腰想要躲闪。

    却根本躲不开。

    几不可闻的咔擦一声,杜云萝的身子僵了僵,她又压到桂圆了。

    她就该知道!

    从前也是锦蕊收拾的床,就这么留给她一颗桂圆,这会儿也是如此,不偏不倚就在她腰侧附近,她若不动也就罢了,偏偏她扭腰躲闪,正好就压住了。

    杜云萝撅了嘴,双手被穆连潇箍着,她莫非真要蹬他一脚?

    之前想得好好的,事到临头了,杜云萝才发现她蹬不了,不是舍不得下不了脚,而是双腿都叫他压着,她使不出劲儿来。

    “世子……”杜云萝喘着气唤他,“我压到东西了……”

    穆连潇动作一顿,恋恋不舍抬头:“压到什么了?”

    压在身上的力道减轻许多,杜云萝半撑起身子,用手摸了摸腰侧,把压碎的桂圆拿给穆连潇看。

    穆连潇忍俊不禁,大手抹了抹床面,确定没有碎屑留下:“压痛了没有?转过去我看看。”

    喑哑的声音似蛊惑,杜云萝听话地翻过了身,把细腻光滑的后背展露在了穆连潇面前。

    白皙如玉,美不胜收。

    穆连潇一时有些痴,直到他看到了杜云萝的腰侧。

    大约是压到了桂圆壳,腰侧有一道浅浅细细的红印。

    “这里?”穆连潇的指腹在印子上擦了擦。

    杜云萝的身子一僵,她的腰是最怕痒的。

    刚想躲,下一瞬,她的瞳孔倏然一紧,一声轻叫溢出唇齿——穆连潇吻住了那处红印。

    纤纤楚腰被穆连潇握住了,她觉得他双手的热度要将她整个人都烧起来,而他在她腰间背上辗转不去的细吻亲咬几乎要逼疯了她。

    杜云萝想翻身,穆连潇不让,挣扎之间,本就叫穆连潇弄得松松垮垮的肚\兜彻底没了踪影,亵\裤也一并脱去,可杜云萝又不觉得冷,她浑身烫得厉害。

    穆连潇比她更烫。

    他想将杜云萝紧紧地、紧紧地箍在怀中,想听她抑制不住时的轻声低呼,就像刚才那样,那突如其来的轻叫简直叫他发狂。

    但他还在克制,不敢太过放肆,他的云萝细皮嫩肉的,一颗桂圆也会在她身上留下印子,他可不想手上不知轻重地弄痛了她。

    虽然,这个轻重好难把握,他大概快失控了。

    杜云萝也有些缓不过劲来,当她与穆连潇面对面时,她本能地抬手缠住了他的脖颈,半仰起身子去够他的唇。

    穆连潇低头压住了她的唇齿,这一次的吻,远比开始时更热烈而绵长。

    即便杜云萝全情投入,可她只有十五岁,长得又较同龄姑娘小巧,她还是痛得要哭出来。

    穆连潇亦是满头大汗,抱着杜云萝柔声哄着顺着,一声一声唤她的名字。

    小脸埋在穆连潇的脖颈间,杜云萝知道他不比她好受,可穆连潇依旧疼她宠她……

    吸了吸鼻子,头一回都这样,她分明说了她不怕的。

    那就不要怕。

    抱着她拥有她的,是她想了念了几十年的人,是她想要为他生儿育女、一生一世的人,这些痛楚,甘之如饴。

    杜云萝抬眸,在穆连潇唇上点了点,笑了。

    穆连潇温柔的动作渐渐变得狂野,他的云萝热情得让他难以抗拒。

    虽然痛得整个人都要缩起来,但杜云萝死死抱紧了他,主动亲吻他,即便是情绪起起伏伏,她都缠着他。

    穆连潇长长吐了一口气,这些时日燃烧在胸中的炽火慢慢散了,整个人说不出的舒坦。

    而杜云萝已经迷迷糊糊了的,她的脑海里只余了一个念头,不管多青涩的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天生就能无师自通,叫人招架不住。

    简直可恶!

    穆连潇稍稍缓了缓,没有叫丫鬟进来,抱着杜云萝去了净室。

    净室里也有地火龙,亏得穆连潇之前没有开窗,木桶里的水还有些温,他简单帮杜云萝擦拭了一番,又把她抱回到床上。

    穆连潇躺下拉好了被子,累得半梦半醒的杜云萝就贴了上来,整个身子往他怀里钻。

    穆连潇笑了,一手抱住了杜云萝,一手将她散落的长发挽到了耳后。

    指腹不经意地擦过杜云萝的眼角,触及一片潮湿,穆连潇愣怔,她为什么哭了?是不是他抱得她不舒服了?

    很快,穆连潇听见了杜云萝的声音。

    埋在他胸口,她的声音哑哑的,她说:“世子,我真的好想你……”

    龙凤烛燃了一半,蜡油似泪一半,顺着红烛往下滑,凝结在了烛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