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从各个方面,全方位论证了嘉靖的一无是处。

    政治管理,人才选用,铺张浪费,这些都已经是小事了,虽然这小事也够这位死上几百次,但跟文中的两件大事想比,简直不值一提。

    第一件大事,从没什么狗屁长生道,你丫不要再沉迷其中了,去做正事,国泰民安,你丫才能多活两年懂么?

    第二件大事,你丫不要自作聪明,以为自己通过掌握那几个人就掌握了天下,全天下人都在骗你,你能不能争点气啊?

    全方位无死角的批判,不带一个脏字,嘉靖的出生简直就是一个错误。

    然而,这位写的这封《治安疏》不是给天下人看的,只是给嘉靖一个人看的,他真的绝无半点哗众取宠,独辟蹊径******的想法,只为点醒嘉靖。

    天下人都骗你,只有我,说了实话。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天下唯一一个忠臣,唯一一个遵循孔孟君臣之道的忠臣,唯一一个为了皇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臣。

    嘉靖一行一行看过这位忠臣的上书,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由青转紫。

    从出生喝第一口奶到现在,甚至到未来,不可能更加震怒了。

    所有的短处被揭开,这甚至比亡国还让人羞耻,上书之人,简直比俺答倭寇还要可恨。

    嘉靖颤颤抬手,将上书奋力一甩,砸在徐阶胸前,伏案起身,指着徐阶,上气不接下气,颤了良久才憋出一段话来:“其心当诛!速拿速杀!”

    越忠的臣,死得就越惨,在某种世界观之中,这甚至是一种光荣的殉道,这与武士道精神难免有些不谋而合,可以说是一文一武两方面极致思想的体现。

    徐阶不敢抬头,心中却是暗笑。

    这些问题真的存在,而自己走到今天的意义,就是要去改正这些问题。

    但如果自己说了这些话,自己也就没机会改正问题了。

    自己仅仅是劝晚些修造宫殿,就已经气得皇上几天冷眼相对,实在不敢再进一步。

    这种时候,需要一个不怕死的人,需要一个骂人不带脏字的人,需要一个跟我半文钱关系也没有的人来用命威慑一下,这样皇帝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偏执。

    正是此时,浙江司一位小官送来了这样一份大礼。

    本着言论自由,言谏透明的原则,徐阶对此书毫无表示,这样的千古骂文,竟一路绿灯送到了嘉靖手上。

    徐阶躬身道:“此人诬陛下,着实可恨,此书多方不实,实乃此人妄想妄言。臣见此书,已下令前去逮捕。”

    “海瑞!海瑞!早就听过这么名字!海青天还管到朕头上了么?”嘉靖指着徐阶吩咐道,“速拿速杀!”

    “海瑞妄言诬陛下,其心可诛,但依臣所见,反是万万不可诛的。”徐阶看了下嘉靖愈发紫红的脸色,连忙解释道,“陛下,既然连陛下都听过海瑞的大名,可见其在百姓心中的地位,百姓奉其为海青天,若陛下处死了海青天,最终遭骂的是陛下啊!海瑞之毒,全在于此,污言秽语激怒陛下,逼陛下处死他,他一旦身死,陛下百口莫辩,此前海瑞已将此文副本散播出去,一旦他身死,激怒陛下的这篇妄文,也必将被流传。此人以命犯君,若没了命,毒心方才得逞。因而,陛下万不可杀他。”

    这是嘉靖听到过最不可忍受的理由了。

    但是很莫名其妙,他竟然忍了。

    他脸上的紫红逐渐消退,颤颤坐回石凳:“先……抓来。”

    “臣领旨……”

    徐阶退下,太监送来凉茶。

    历史上大多数太监,都是坏太监,因为只有坏太监才会出名,坏太监出名的时候也就是宦官当道的时候,这种时候必然都是坏太监,也说不清是太监变坏了,还是坏人都来当太监了。

    然而在宦官倒霉的时候,坏人自然不会抢着来当太监的。

    嘉靖是十分讨厌太监的。太监大多日子不好过,也没有什么机会做坏事,在这样的循环之下,至少在此时,好太监是多一些的。当年在皇上问城西豪宅的时候,也正是一位为报答张经的好太监,一句话埋葬了赵文华。

    此时这位太监名为黄锦,掌东厂者,行事小心,丝毫不敢造次,在陆炳生前常年的威压,与嘉靖对太监的敌视之中,坚强且和平的生存下来。

    “皇上,请先消消火,再大的事,也不能扰了清修。”黄锦送上凉茶后,开始为嘉靖揉肩顺气,“那海瑞算个什么啊?他就是想气您的,您跟他叫什么劲啊?”

    嘉靖默默闭目,气息还真是顺过一些。

    黄锦见状接着说道:“再说,那海瑞就是个疯子。徐首辅说的对,您可千万别上当。”

    “哼。”嘉靖轻哼一声,“你也知道他?”

    “可不是么!我都听说了,他早就买好棺材坐在上面等着杀头了!他就是想死,他就是想害陛下于不义!”

    “哦?”嘉靖眉色一抖,“棺材都置办好了?”

    “可不是!您要是杀了他可就上当了!臣看您刚刚说先抓了,您一定也想明白了。”

    “那依你所见?”

    “不敢,还是陛下来定,奴才只是将知道的事情告诉您,怎么定夺,您自有打算。”

    “哎……”嘉靖闻言轻声一叹,指着地上的谏书道,“帮我拿来。”

    黄锦走了几步拿起这封千古奇书,纠结道:“直接烧了吧?”

    嘉靖抬手:“拿来。”

    黄锦小心翼翼送上。

    嘉靖再次打开谏书,心平气和,又看了一遍。

    看过之后,蓦然长叹,将文书轻轻放在桌上。

    “此人可方比干,朕非纣尔。”

    此人之忠,与比干相当,可我绝没有商纣那么残暴。

    也许是修道让人心性平静,也许是想起了陆炳临终之言,也许他真的是一位明君。

    在最后一刻,理智战胜了愤怒。

    嘉靖深知,这样的海瑞,绝对是一位忠臣,天下第一忠臣。

    处死这样一位忠臣,自己恐怕就是昏君了。

    朕是不会上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