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众生厄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丟雷老牟
    “好的。”

    我松开了手。

    说着,她将手伸到了羽的身前,但是羽并没有反应,所以这让她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悦。

    “唔,很抱歉adaline小姐,她···”我指了指自己的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哦,很抱歉。”她带着歉意与惋惜看了一眼羽,放下了自己的手,将目光落在了我怀里的小女孩身上,手捂在鲜红的嘴唇上,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哦,天呐,她的手脚是怎么了?”

    “被残忍的刽子手拧断的,我抱她过来,就是想请求你们帮帮这个孩子。”我一脸诚恳的请求道。

    她回头看了一眼王简,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可以帮助你们,当然,如果你愿意相信我。”

    “谢谢。”

    我点头致谢。

    “她这是昏迷了吗?”adaline问道。

    “是的,而且昏迷有很长时间了,大概有十来天了。”我如实说道。

    她面露犹豫:“这很难办,或许···根据我的初步判断,有三种原因导致她昏迷不醒,但是现在还不能确定,所以···。”

    “请求您救救她。”

    我请求道。

    “她是你的女儿吗?”她说着,指了指我跟羽。

    我摇了摇头:“不是,她是我一个朋友从尸体里面捡到的。”

    “唔,周,你的心真好。”她夸赞了一句:“能把她给我吗?现在,我想带她去检查一下,之后才能判断用什么治疗方法。”说着,她将手里的笔记本搁置在了一旁的会议桌上。

    “谢谢。”我再次道谢,轻轻地将小女孩放在了她手上。

    “那好,我先带着她去检查了,当然,她的病症看起来不容乐观,所以无论是什么结果,希望周你能保持理智。”她说着,抱着小女孩离开了,看起来很雷厉风行,在走的时候,她的视线在我的赤脚上停留了片刻,眼中还闪过了一抹诧异。

    “唔,现在我们该谈正事了。”

    王简见adaline出了门,示意我将门掩上,将酒杯放置在了茶几上,并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我:“你为什么会是这么一身打扮?”

    我耸了耸肩,从会议桌下搬出一条皮椅坐下:“我来是有三件事。”

    “说说。”

    他一脸好奇的道。

    “唔,第一件事,将你落下的衣服还给你。”说着,我从羽的手上拿过那间白色的西装扔给了他。但是被他一脸嫌恶的避开了,掉落在地上,并且还用脚踢了踢。

    “第二件事就是请求你们救治刚才那个小女孩。”我继续说道。

    “唔,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事就是找你们借点粮食。”我指了指自己打着赤脚的双脚,以及裹着以及干裂了的黑泥:“合适的话,你也可以多借给我一身衣服,你知道的,我们车队很穷,没有你们这么奢华。”

    “我为什么要借给你?”他面无表情的端起高脚杯将酒杯里的酒液一饮而尽,姿态很优雅,像个真正的贵族绅士。

    “我觉得很有必要。”

    我翘起了二郎腿,姿态很自然,但却不如他那么雅观。

    他嫌恶的看了一眼我那裹着脏污泥垢的双脚脚:“你将我的地板踩脏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脚趾头扇动了两下,耸了耸肩:“很抱歉,你总不能让我在外面对你隔空喊话吧。”

    “不借。”

    他将身体再度躺在躺椅上,散漫的姿态非常欠揍。

    “唔,你不借我粮食,我怎么出去安心给你搬运武器?”

    我也不着急,反正是利益交换,没有谁能压谁一头。

    他沉默的看着我,语气多了几分深沉与冷淡:“你这是威胁我?”

    “没有。”

    我干净利落的摇了摇头。

    “唔。”

    他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摇晃着皮质躺椅,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扶手:“好。”

    “同意了?”

    我没有任何诧异,但还是礼貌性的询问了一句。

    “唔,为了和平与信仰。”

    神棍了一句虚伪到令我作呕的话,他坐起身来,拿起了茶几上的红酒瓶倒了半杯,然后又从茶几下拿出来一个用真空袋包装的高脚杯,将酒液倒入里面,也是半杯,然后手对着酒杯平着横切了一下,一个随意的邀请手势:“过来喝一杯,这是我的要求。”

    “好吧,尽管我不太喜欢喝酒。”

    我站起身来,走过去,随手抓起酒杯与他轻轻碰了一下杯,在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后,将酒液一饮而尽:“唔,很不错。”

    当然,我并没有喝出来这救有哪里可以值得令我夸赞的,那不过是善意而虚伪的赞扬而已。

    “唔,真虚伪。”

    他嫌恶的看了我一眼:“我怀疑自己选择与你为伍是错误的,英雄的直爽与荣耀都被你染脏了。”

    “挂在嘴上的英雄到处都是。”我反驳了他,

    “唔,好吧,你是对的。”王简耸了耸肩。然后站起来,拿起了摆放一旁在会议室靠墙的讲桌上的电话,打了出去。

    “喂,我是王简,给我准备一套战斗制服送到会议室来,唔,再叫几个人过来打扫一下会议室。”

    挂了电话,他拿起遥控对着墙壁上的显示屏按了按,扭头对我问道:“你喜欢哪个英雄?”

    我扭头看了一眼显示屏,播放的是某联盟科幻片。胡诌了一句:“我想,我挺适合当个中洲队长的,我也有一块盾牌。”

    王简轻轻的哼了一声,继续回到了躺椅上:“请别侮辱这个神奇的英雄领袖好吗?我欣赏他的正义感。”

    说着,他打量了我一眼:“你的身材应该比他要好一点,没有那么浮夸。”

    “当然。”我自得的点了点头。

    “砰砰!”

    在闲扯中,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王简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屏,头也不扭一下。

    “首领,这是您要的衣服。”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人,穿着武装制服,稍显稚嫩却带着几分张狂的脸上染着一抹红晕,看向王简的眼神是狂热的,如同神祗的信徒一样,面对王简,姿态尊敬而谦卑。我有些吃味的看了一眼那个家伙,不由有些羡慕,看来他对手下的思想工作做的很不错,看来自己也要抓紧了。

    “放桌上吧。”他毫无反应的回了一句。

    “好的首领。”

    面对王简冷淡的反应,该年轻男子非但没有失落,呼吸反倒是粗重了几分,眼神仿佛燃烧着炽热的烈火,面孔神圣而肃穆,仿佛受到了神祗的夸赞一样,激动的浑身颤栗,我甚至毫不怀疑,只要是王简这家伙一句话,这名年轻的男子现在就愿意为他去死,甚至为此感到荣幸。

    “我……&%&9屮。”

    我的心里有些发酸,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甚至忍不住的想问他一句,这思想工作是怎么做的,自己也想学学,我甚至怀疑,这家伙在灾难之前是不是就是搞传销洗脑工作的。

    那个年轻的男子出去了,轻轻的关上了会议室的门,从头到尾没有看过我一眼,没有看我也就罢了,羽都没被他瞄过一眼,这也太不正常了吧?王简这家伙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眼神用得着那么火热吗?

    王简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扭过头,看着我,眉毛微微一蹙:“请不要用你的龌蹉思想来揣疑我的人格魅力。”

    “我屮&艸%!”

    人格魅力?我丟雷老牟啊。

    “唔,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他自得的自夸了一句。

    “神棍。”

    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把衣服换了吧,面对你那一副脏兮兮的模样,我感到非常的恶心,而你还明知道我是洁癖·······请不要再恶意的针对我好吗?你这样会让我想揍你!”他语气带着一丝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