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着女神皇 > 第五百五十八章 误会
    “什么人!站住!”就在陈光发愣的当儿,俩黑衣男子猛然站他面前,恶狠狠的盯着他。

    “特殊事务局的?”陈光抄手看着这两人。

    “你怎么知道!”这两人更紧张了。

    陈光翻个白眼,“拜托你们问问你们的局长曾永泰同志,就是我打电话叫你们过来的。你们这个态度,很恶劣啊。”

    “陈光?”这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又问道:“你的军官证呢?”

    “刚才给一警察了,哎,就在那边。哥们儿……哥们儿!这边!就这边!”陈光对着远处正巡视的俩警员挥着手。

    那兄弟轻易把车给陈光开走了,显然被领导教训过一顿,沉着脸走过来,将证件还回陈光,问道:“我车呢?”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车钥匙在这儿,就停在外面,你们继续去忙吧,我这边和这两位同志聊聊,这我证件,你们看。”

    把别人车摔了又扔在路边,不打点花枪又如何蒙混过关,陈光哪好意思和他们说实话,估摸着这老兄回去少不了吃处分,真可怜。

    警察老兄狐疑的接过钥匙,但再看陈光这副一切安好的神态,心里倒也踏实了下来,转头就去忙了。

    特殊事务局这两人看过陈光的证件之后,倒是确定了他的身份。

    可他们的态度却没变化,“行了,你走吧,这儿没你什么事了。”

    似乎这特殊事务局的人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都是一副老子来了天王最大,尔等闲杂人等速速退却的样子。

    陈光沉下脸来,“这可不太好吧?我有些事想和你们局长聊聊。”

    “局长很忙,和你没什么好聊的。顺德特训营虽然在军队体系里地位尊崇,但咱们不在一个体系,你最好别让我们难做。”

    这两人渐渐不耐烦起来。

    陈光的眉头越皱越紧,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们恶劣得过分了。

    就在这时候,另外又有两名黑衣男子带着一男一女两人从树林后方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与这两人吩咐着。

    “你们记住了吗?今天你们什么都没看到,回去谁也不要说,这是十万块奖金,国家拨款,拿了钱就要管好自己的嘴巴,记住了,谁也不能说,父母亲人都不能说。不然这就是泄露国家机密,回去自己了解了解这罪怎么判,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我们会对你们持续关注。”

    这一男一女脸色惨白,看样子他们是刚才误闯过来的普通人,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给吓得不轻,听着这名特殊局的工作人员吩咐,纷纷脑袋点得小鸡啄米一样。

    陈光又想起自己曾经见过的几个中毒案受害人来,当初自己与他们聊天时,这些人总目光闪躲,虽一口咬死就是在火锅店里吃了东西进而食物中毒,但实际上他们的眼神里是有鬼的。

    只是那时候陈光家中刚刚遭逢大变,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大学生,实在没什么涉世经验,遇事也没多想。

    现在回忆起来,才顿时觉得那些人当时的表现,不正就和这两人出去之后被别人问到时可能出现的反应一样吗?

    明明知道些东西,但碍于不可抗拒的缘故,却绝对不能说。

    陈光越来越想和曾永泰当面聊聊了。

    “你们的局长有多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个电话你们全跑来了这儿,少给我打马虎眼!让开!”陈光抬腿就往前方行去,那边一大群人正扎着堆,正是文三叔身死的地方。

    这两人左右包夹过来就要拦,“你再往前一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陈光用狐疑的眼神看了这两人各自一眼,“别演了,你们两人知道我的事吧?你们知道我要问曾永泰什么话吧?”

    “谁知道你的……”一名黑衣男子正要狡辩,陈光却猛的一闪身越过两人就往前跑了出去。

    两人赶紧在后面追,可已经迟了一步。

    正死拧着眉头与人交谈的曾永泰听到这边的动静,扭头正瞧见快步跑来的陈光,心情更糟糕了。

    就在刚才,他们终于查出这具尸身的主人,来头大得叫他毛骨悚然。

    文家!

    三爷!

    文正云!

    确定这人身份时,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曾永泰几乎眼前一黑就此晕倒下去。

    他们特殊事务局是专门为这些势力收拾手尾的特别部门,在国内享有超人一等的特权和地位。

    但他们想尽办法,极其阿谀奉承也无法真正打入那个圈子。

    在外人看来他们风光无限,但在那些各个身怀绝技却又行踪诡秘的势力面前,这特殊事务局的身份被说成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也不为过。

    即便是千绝门那般行将落魄的边缘势力跳出来一个传人,也足以让特殊事务局全力以赴的配合工作,让那小女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数十年经营,那些人与势力依然神秘,直到现在特殊事务局备案在册的内劲人士应该也不到真实数量十分之一的比例。

    到底有多少人拥有内劲,最强的内劲人士又是何种实力,他们藏身在何处,用什么方法维持营生,这些资料与情报他们依然一抹两眼黑。

    他们依然只能看到整个武人势力格局的冰山一角。

    其实如果真要刨根问底,以现代科技的技术倒也不是做不到,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但十余年前那群觉得被窥探而心生不满的强人们做了个惊人之举。

    他们轻松的穿梭于戒备森严的京城大院,或是留下到此一游的字迹,又或是调皮的在某些人脸上画了个鬼脸,再不然就是偷偷在某人枕边放下一块玉佩,旁边还附着一张纸,上书,忘尔等好自珍重,修心养性。

    他们的态度很明确,愿意与你们沟通的,我们自会沟通,但你们再用让我们不喜的方式来试探,那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大家大道万千,各走一边,相安无事最好。

    越是位高权重之辈,就越是怕死。

    从此以后这种主动的试探便彻底停歇了,转而成立特殊事务局,专职为这些人不小心在世上留下的痕迹收拾残局。

    当然了,他们的情报工作也不是完全无法开展,譬如千绝门这类没落势力时不时就会送出一人来主动与外界交流沟通,他们自然也将其当个宝一样供着,虽然不敢逼问任何消息,但万一对方主动愿意说点什么呢?

    所以他们终究还是有些成果的,譬如永远都只在纸面上出现的文家,他们很清楚这是在那个圈子里举足轻重的势力。

    他们能认出文正云的身份,也是在收拾残局的过程中,重金笼络的某个势力行走在外界的传人坐镇燕京特殊局总部,协助认人。

    当时那人也从椅子上跳起来了,吓得脸色雪白,直喊着要变天了。

    此时身在现场的曾永泰又怎能不怕呢?

    陈光凑得近了,“曾局长,你这特殊事务局的人排场都好大啊!”

    曾永泰实在没心思搭理陈光,只别过脸去,实在不想说话,只满脑子分析着文三爷的死代表着什么,那个圈子又会闹出什么样的动静来。

    那些人的江湖,是要血雨腥风了吧。

    一想起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有严重得让人头皮发麻的状况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他就觉着一个头两个大。

    陈光脸一沉,这老货欠揍啊。

    其实造成这样的误会,还得怪谭老头没和曾永泰说实话,陈光这总教官在特训营里教出去的是超越常人近乎神技的技巧,即便比之千绝门也不遑多让甚至更有胜之。

    但陈光终究是没有内劲的,这事是从薛琳的嘴里传进谭照华耳中去的,千真万确。

    谭照华在与燕京特殊局沟通时,又考虑到类似情况的特殊性,再结合陈光的确没有内劲的事实,他便只与曾永泰说的是陈光目前的身份也就是顺德特训营的飞镖教官。

    以曾永泰的权限,也大体能查得到一些和陈光有关的资料,在来这里之前他也主动与靳家人沟通过,他知道的事情也就仅此而已了。

    他甚至在心里鄙视谭照华阿谀奉承,飞镖这东西又不是军队体系的必备技能,你犯得着为了讨好靳家人这样落力的给人送个总教官的名头么?

    在曾永泰的情报体系里,关于陈光的事情唯独只有三个缺漏。

    其一,他不知道文雯是陈光的同学。

    其二,他也不知道世锦赛时围着陈光打转的口罩萝莉是辛沁。

    其三,因为双方职能部门间的冲突,谭照华没让曾永泰知道,其实陈光一早就让人查过文雯的动向,这事也就陈光能让人去查,落在燕京特殊局的眼里是犯了大忌讳的。

    所以如今的曾永泰只把陈光当成了个有幸和豪门女儿混在了一起的幸运儿,今天只是运气好或者说是不好撞上了这事。

    或许一年前他家里挺倒霉的卷进了某个不痛不痒的事里,但他运气又很不错,会的花活也挺多,现在又要发迹了,仅此而已。

    曾永泰知道陈光还不死心,想刨根问底,但他的确不想多说。

    这番恶劣态度,又有看不起陈光的意思在里面,也有故意装出副难缠的样子想让他知难而退。

    陈光心里窝火,但又想追问自己家里的事,强行按捺着脾气,“曾局,我不耽误你太多时间。我就问你一件事,一年前大川省乐来县……”(未完待续。)